“离开皇城了?”

  “好机会!”

  姜毅潜入京畿地带不久,就得到大皇子‘被贬北疆’的消息,他立刻向北,昼夜兼程追赶车队。

  大皇子的车队在离开京畿地带的路上很低调,但是刚跨入北疆域地,车队开始大张旗鼓的挺进,每逢大型城镇必然留宿,跟城主将领们密会。

  “这可不好下手啊。”

  姜毅挥动着双翼,站在云层上,远远的眺望着浩浩荡荡的车队。

  大皇子的车队非常浩大,不仅有他的几百位近卫,还有从魁兵城调集的三千多军队,里里外外保护的非常严密。

  “再等等看。”

  “说不定能等到机会。”

  姜毅从混进西疆,到绕进这里,前后折腾半个月了。

  “不过九公主也跟着,机会确实难得。”

  “如果再等半月还没有机会,再得考虑放弃。”

  姜毅在数千米高空俯瞰着北疆的环境,盘算着出手的方式。

  但是,大皇子的车队从不在深山扎营,不是选定空旷的荒野,就是进入繁华的古城。

  如果入城,必然住进城主府。

  姜毅想尽办法靠近都没能成功,有次尝试潜入城主府,差点被发现,只能默默退走。

  十天后,大皇子逼近沧州地带。

  “他会不会进白虎城?”

  姜毅忽然想到大皇子既然大张旗鼓的巡查,应该不会放过北疆最重要的第一前线,白虎城!

  在别的地方,他实在不好下手,白虎城好像可以试试。

  “赌一把,我们提前到白虎城做准备。”

  “他如果到那里,我就出手。如果不到那里,我就放弃离开。”

  姜毅挥动着火翼,掠过云层,先于大皇子进入沧州,直奔白虎城。

  白虎城!

  第八要塞附近的山林!

  “阎伯,天目大将。”

  “你在苍玄留守了千年吗?”

  “你又在苍玄留下多少根火羽?”

  “我的皇血已经觉醒,你又在哪?”

  姜毅站在山谷的老树前,看着地面之前挖出的那个深坑,喃喃轻语。

  神朝忠烈都已自我封印,镇守在东南天门。

  唯独天目,游荡世间。

  是谁在指引着他,又是谁在无声布局。

  他既然四处留下火羽,就应该能察觉神血已经觉醒,又为什么消失不见了?

  姜毅摇着头。

  已经知道自己是谁,知道自己的使命。

  但是,姜毅不知道自己死后发生了什么。

  自己如何重生?

  是全新生命,还是夺舍新生?

  接连出现的火羽,又承载着什么样的秘密?

  这时候,姜毅忽然警觉,望向了旁边的石屋。

  石屋的墙壁逐渐浮现出腥红的血纹,触目惊心,诡异血腥。

  血纹逐渐交织成复杂的法阵纹路,然后血光绽放,血气交织,凝聚成一个苍老的身影。

  “臣,天目,叩拜吾皇。”

  血色身影走出法阵,对着外面的姜毅下跪致意。

  姜毅看着熟悉又陌生的身影,心情却有些复杂:“你知道我会回来?”

  “皇离开白虎关后,臣循金煌之血来到此地。臣不知道您何时会来,但臣猜想您在觉醒前世记忆后,应该会重回于此。故臣在此留下了魂念,以作解释。”

  血色身影飘忽蒸腾,苍老的声音在空旷的幽谷里飘荡。

 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丹皇武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顾少宠妻太甜蜜只为原作者实验小白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实验小白鼠并收藏丹皇武帝最新章节